2015年7月11日星期六

倒数1个星期


昨晚的自己原本答应今天早上的自己要早醒跑步。
可是自己给自己放了一次飞机。
比起其他天,昨晚算是很早就入睡了。
今早的自己放了昨晚的自己飞机,是想偷偷懒。

还是来到了熟悉的咖啡厅。
点了不熟悉的咖啡,有点不习惯。
人生往往习惯久了就会发现没有新意,没有创意。
适当的跳出原本生活节奏的框框,会偶然发现一些有趣的事务。
今天,算是给自己一点新意,看看能不能在自己的短片分镜图上有一些不同的感受。

柏雄哥是第一个要感谢的人,特地为了我的短片,二话不说自费机票和住宿,然后分文不收从台湾冒险飞过来。
真的很感谢你,到时会好好招待你的。
柏雄哥是我第一个要感谢的人,但是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要感谢的人还多得很呢。

看见了君在昨晚大半夜为了我的短片制作的飞机模型照片。
谢谢,谢谢,谢谢。
就像你说的一样,因为很重要,所以我重复了三次。

Rad的短片好像遇到了一些难题。
昨天特地打了一通电话过去慰问。
Rad,我始终相信只要你踏过去,熬过去了。
你学到的肯定比短片里该学到的更多。
你要加油,我们这行真的不容易,不简单我知道。
但是,你真的要加油。
我们一起加油。

想跟自己的爱人道歉。
最近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少得可怜了。
但是见面时,我开口闭口都是短片的事。
对不起,幸苦刚刚病好的你。
还有,你的生日要到了,该送你些什么好呢?

前晚和昨晚连续两个晚上都发了噩梦。
是不是压力过大导致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话说,佳研工作扭伤了脚,希望你快速痊愈。
到时再约你打球噢噢噢。


倒数1个星期。
足足7天。





2015年7月10日星期五

我们不吵架,好吗?


标题说得很清楚。
我们不吵架,好吗?

最近从佳森那得知一件事。
来龙去脉就省掉不多说了。
其实也只是一件很小的事。
至少对我来说,是的。

话说,在之前之前的一个好朋友whatsapp群组里。
碰巧当天佳森生日,大伙儿在群组里祝福他生日快乐。
因为一些小小的误会或什么的,佳森也只是在时间点上迟了为大家的祝福给予回覆。
结果因为这样,前女友Nikki就不开心了。
结果就因为这样,Joyce就跟Nikki起了一些意见不合的冲突。
是的,就因为这样,这样一样小事。

很不成熟,这是我个人的小小见解。

回想以前的自己,在部落格想写任何人,或要提及任何人的时候,也只是用一些外号或什么来代替。
可能深怕得罪人,或不想大事公开。
不过现在的想法却不一样。
个人是想说,反正对方觉得我得罪他或她,就让他或她那样觉得吧。
反正我是真的没有要得罪任何人。

朋友来来去去,走的走,留的留。
最后剩下的还是最初那些,我称之为所谓真正的交心朋友。
所以,会走的不需要强留,会留的不用强调。
因为好朋友真的不用特地去强调。
我心里真的很清楚谁是我的好朋友。

对了,在此想特别提醒各位朋友。
我们时常做错以下两件事。

一,我们大家一起努力,然后意见产生分叉,结果不欢而散。
其实大家是否可有真正想过,我们要的也只是成果出来是好的。
所以,适当的意见和分叉是好的,真的是好的。
不过前提是真的要为了那个所谓的成果。
就像,大家不可以因为跟小明买了不好吃的榴莲而怪小明。
不好吃的原因在于榴莲,小明不是榴莲。
所以,对事或对人有时真的要分得清楚才好。

二,做错事了请记得说句对不起。
这也许是全天下最容易做的小事,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小事。
真的真的真的,做错事了就低头,诚恳的说句对不起,真的没有很难。
因为真的很重要,所以我提了三次真的。

不管是对朋友或家人或自己的爱人也好。
我心里时常这样对自己说。
人生无常,可能下一秒我就不小心挂掉了。
我们为何不能就好好相处呢?
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句话说形容得很贴切。
我试过了,退一步真的可以感受到海阔天空的滋味。
你尝试了吗?


我们不吵架,好吗?















2015年7月9日星期四

成败与否


一早就醒来去了母校巴生兴华中学一趟。
苏进存副校长是我见面的对象。
我是在上一次去的时候,才知道苏老师已经升做副校长了。
除了李天岱老师以外,苏老师可说是我中学最爱的老师了。
可喜可贺。

申请学校租借场地用途的信件需要更改。
来了熟悉的咖啡厅,点了不熟悉的Frapuccino。
更改了信件,然后传送。
现在能做的就只是,等。

约了戏剧学会的老师待会儿见面详谈50位临时演员的事情。
希望一切顺利,保佑我。
拜托,真的要保佑我。

倒数9天就是短片开拍的日子了。
所以我还能继续冲刺9天。
继续充实这个9天。
继续努力这个9天。
继续这个9天该做该弄的事情。

对不起把家人给冷落了。
对不起让爱人有压力了。
对不起朋友都要义务或降价来帮我。
对不起委屈大家接受我的坏脾气了。

对了,我真的很想知道一直都有在关注我的部落格的,是哪位。
是否方便留言让我知道。
我会很感激的。

还有,首相你几时要下台?


成败与否。









2015年7月8日星期三

试镜以后


两天没上来更新。
不是偷懒,真的不是偷懒。

试镜以后,想谢谢的人特别多。
有人从吧生上来试镜。
有人特地从马六甲上来试镜。
除了感谢,就是感激。

从来不有想到自己会搞那么大,那么隆重。
朋友都说,只是短片,怎么感觉好像是在拍电影啊?
我也只能道歉,我真的把这次的短片看得很重。
真的看得很重。

回想起去年第一次编导的作品,《一个人的抓迷藏》。
竟然让我得到了季军。
好开心,也带点失望。
我原本想要的名次更高,更好。
不过也还好,第一次拍片就得了第三。
上述是朋友安慰的话。

我再想说,第一次拍片就得到第三其实也是一种借口。
为什么不能第一次拍片就拿冠军,这是我心里的对白。
对不起,我把胜负看得很重。

身边的朋友都说我把这次的短片看得很重。
是的,你们都说对了。
还是那句同样的抱歉,我把胜负看得很重。

我真的对这次的短片期望很高。
我希望这次至少应该有前三吧。
如果没有前三,恐怕我会过不去心里那关。
万一,我是说万一到时真的没有前三,我还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处理自己的情绪。

试镜过后,演员都有了。
还有很多东西要做,还有很多东西做不完。
接下来还要试装,试妆。
排戏,对戏。

倒数10天。
我是行的。
加油。


试镜以后。






2015年7月5日星期日

试镜之前


明天是我的短片的演员试镜日。
希望通过我和我一些朋友在面子书的分享后。
会有更多人知道,会有更多人来参加。
如果人数很少,我还真的会失望。
明天,自有分晓。

最近好累。
严重睡眠不足。
去睡了。
晚安。


试镜之前。

2015年7月4日星期六

紧张

紧张。


足足14天,倒数两个星期的时间。
自编自导的第二部短片就要开拍了。
感觉好多东西还没准备好,还没筹备好。
除了紧张,就只有紧张。

一个人来到了熟悉的咖啡店。
正巧咖啡厅对面的住家有人在办丧事。
虽然我不认识,或可能曾经插肩而过,或你我都不知道对方。
节哀顺变,也只能这样祝福你了。

大伯和伯母回去杜拜了。
他们也是为了伯母父亲的丧事而赶回来的。
虽然我们没有很熟悉,但是我们肯定见过面。
节哀顺变,也只能这样祝福你,祝福大家了。

安慰的话好难说,因为刺并不是插在自己身上。
即使是过来人,经历过,也很难说出口。
因为刺在别人身上。

其实我也好难过,最爱的婆婆离开这件事,总不能被大家几句“节哀顺变”或“明天会更好”而淡忘。
因为失去了最爱的人,明天怎样都不好。
应该这样说,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多好。

人生无常啊。
为台湾尘爆的亡者说声节哀顺变。
为咖啡厅对面的家人说声节哀顺变。
为伯母的父亲说声节哀顺变。

当然,我不会对自己说节哀顺变。
更加不想听到别人对我说节哀顺变。
因为我知道我相信,婆婆一直都在。

倒数两个星期,我真的好紧张。
专业摄影师特地从台湾飞过来帮忙,分文不收。
专业人士特地降价帮忙。
我的母校兴华独中特别破例让我进去进行拍摄活动。
各位同事朋友不收钱还要忍受我的臭脾气。
真心感谢大家,希望你们会看得见。


紧张。










2015年7月3日星期五

只能加油

只能加油。


昨晚Gary喝醉了,喝得很醉。
Gary是我学院认识的兄弟。
他失恋了,哦不对!他是还没谈恋爱就失恋了。

话说,他原本静静的一个人喝闷酒。
被我套了几句话后,开始大说故事,大聊情史,大骂脏话,大力丢打火机。
看着被他丢得死无全尸的打火机,我只能庆幸,还好打火机不是我的。

结果我安抚不住自己的情绪,看着自己的兄弟为情搞成这样。
我破口大骂,对Gary破口大骂。
“你也只是不甘心而已!!”

是的,我是过来人,我真的很了解他的心情。
当你一味付出,对方却路边野花到处採,到处暧昧。
你根本别无他法,无能为力。
我也只能说爱情没有正确的公式。
你的付出跟对方给予的回报不一定成正比。
虽然,虽然我们都好希望好希望会有同等值的回报,这是骗不了别人骗不了自己的。
可是事情通常 天违人愿,更何况是没有标准公式的爱情。

我当然不会要求他放弃这段还没开始就让他伤横累累的爱情。
更加不会要求他继续追求这段酒精味很重,打火机无故身亡的爱情。
毕竟大家都是大人了。
我想默默对他再重复多一次,“你也只是不甘心而已!!”

我也只能对Gary他说声加油,别无其他。
酒钱下次请回我算了。

为那支打火机默哀一分钟。


只能加油。